《今夕是何夕?顺峰矿业缔造者于海洋的今时与旧日》

来源:   阅读:163658       时间:2024-01-22 16:45:22

《东北人物故事》连载系列救火者于海洋的复杂与独特(十四)

(作者 康锦达)

2024年元旦的那天中午,于海洋煮着面。

水在沸腾,面条在沸水中抖动,水中煮面,只能在水中抖,不能不在水中煮。

这如一种隐痛。

窗外,一片银装素裹,寒风刺骨,但远在那片山洼里的五户矿工顶着风寒,搬出了那居住多年的简陋平房,不能不搬,不得不搬。因为他们与退休老矿工不同的是,他们还要依靠矿里的薪资……

于海洋看着由副总齐锡良转发给他的几张矿里老工人发给他的照片。

那老屋中,搬离遗弃的老屋中,

被撕下的遮寒的塑料布……

老柜、旧衣、瓦罐……

……门外的雪中的深深脚印……

老工人张辅政在给齐锡良的微信里说,……这五户搬离的工人和家属,是于海洋董事长在矿里主政时,20087月特批给的那无房居住家庭困难的五户工人……

他说,尽管天寒、尽管不愿,但不能不搬……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张辅政在微信里说,请齐总转告海洋董事长……我心里挺难受,更想董事长,也想起许多他关心职工的往事……记得也是冬天,他刚来不久,他看到工人在排岩后的石头堆里捡矿石,他对一个管后勤的基层干部说,这么冷的天,大家穿的这么单薄不行啊?管后勤的干部说,账上没有钱买冬装呀。他想了想,说,你去驻地的武警部队,我马上打电话,你去借军大衣……

也是冬天,到年关了,他亲自押车,去水库买来活鱼,一家分一条10多斤重的大鱼,还有豆油、面和猪肉……

想起那年春节,他给工人发那些的年货和给困难家庭的补助,想起那个春节家家燃放的鞭炮声……我就想流泪。

如果不是他被无幸羁押,被人陷害,按着他为工人建设顺锋职工家园的规划,我们早就住上了楼房,请齐总转告董事长,我们想他啊……也不知董事长现在身体怎么样……

张辅政说,也许是老了,总是念旧,刚才一个老工友在朋友圈发了一件38年的一个真实故事……我看了一遍,又流了眼泪,我也发给你,你让海洋董事长看看……

于海洋看到齐锡齐转发的张辅政从微信里发来的照片和那些怀旧的话,记忆里的往事一幕一幕浮动在眼前,触动了他的软肋……

他坐在桌前,看张辅政发来的那篇发生在38年前的故事……

38年前的一个初春时节,菏泽地委书记周振兴到曹县去看望老共产党员伊巧云老人。随同的还有时任曹县县委书记、武装部部长等6人。

到韩集后,周振兴书记没在乡镇和村委停留一步,直奔伊巧云老人家中。此时老人已重病在身,当周振兴握住老人枯瘦的手问老人还有什么要求时,伊巧云老人犹豫了一下,说就是想吃半碗肥中带瘦的猪肉。

说完,老人又后悔了,用另一只手拍打着周振兴的手背:也就是这么一想,周书记别当事。历来以雷厉风行、低调工作作风著称的周振兴,一下子泪流满面。他双手握住老人的双手:“怪我,怪我们啊,老人家,对不起您。

他抹了一把脸,回身掏出自己衣袋中的一沓钱,递到赶来的乡镇书记手中,县、乡领导纷纷掏自己的衣袋,被周书记一把按住了。

无用言说,老人当天就吃上了肥中带瘦的肉。随后,周书记回到县城参加了县委的一个汇报会。会上他眼含热泪地讲了一段话,伊巧云老人今年83岁,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她牺牲了丈夫和三个孩子。

抗战时期,在抗战堡垒红山村,在做杨得志将军房东时,为接待来往的将士,她曾一天做过9顿饭,为让将士们吃饱吃好,她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物件和娘家陪送的嫁妆。

现在,在我们领导下,生重病了,竟吃不上半碗肥中带瘦的肉。同志们,我们还有脸当他们的书记吗?说着,周书记突然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说,我们这些大大小小书记的脸还叫脸吗?

坐在他身旁的县委书记一下俯在桌上,低声哭出声来。书记,该打的是我,是我,请地委处理我。

……

看到这里,于海洋眼睛湿了……

他想起了老一辈革命家王露明。李云仲这些自己当年的老领导,在当时辽阳顺锋钢铁有限公司(现称辽阳顺峰矿业公司)800多名国企老职工面临失业问题时,他们态度坚决地说:改革开放是让广大人民群众富裕起来;少数人可以先行一步,但绝对不允许借改革开放之机,抛弃人民群众和国企工人。小于呀,你能为底层群众着想,我们支持你……”

他想起老部长吕枫对矿里老工人的关心和对合资企业开展党建工作,弘扬党的优良传统的做法经予的肯定和支持……

于海洋沉浸在回忆中,锅中面条已经经淤结。

于海洋喃喃自语,如果这样的好领导现在还在……

他站在窗前遥望远方,站了很久很久。

然后走到桌前,提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

这天宇银灰,凝重、沉闷。人,一般喜欢晴天。但我,有时更喜爱层层叠叠之云天,那是别有一番韵味的。想起昨夜风兼雨,簾帏飒飒秋风,燭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世事漫随流水,算来梦里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李煜,鸟夜啼)

每逢伤感之际,就想读二李,诗李商隐、词李后主。二者生逢不幸,坎坷多难,沉痛哀怨之情,血泪涌动,令我无不动容。他们天赋深厚,独具异禀,十万中无一耳!然几经悽怆,往事不绝如缕,縈迴心头,却浩叹吁嗟。

这种情怀,在我心中荡起巨大的回响。灯塔,就是辽宁那个灯塔,那是我为之献出蹉跎岁月的土地。正经历寒冷腊月,瑟瑟寒风中年迈的矿工们,我知道你们正沉浸在痛苦焦灼却又无从诉告之中啊!

我们曾一同走过艰苦和快乐的工友们,我们曾憧憬未来,循着泥泞的生活车辙,寻拾着对生活的新期待,相信会有如约而至的春天和爆竹声声的温暖新年,但那一切并未实现,给工友们创造一个美好的生活,这至今仍是我的宿愿……

我有不解的是,有的人获得了别人的江山,己经得到了梦有所思,伸手既得的锦衣美食的生活,仍然还没一份存好心,说好话,当好人的认知。

活到仅为了增加个人财富就要对困难矿工无情下手掠夺的地步,你这一生还有口碑和念想吗?我和老矿工们为什么怀念老一辈革命家?是他们身居高位,却始终心里装着平民百姓……

人得有敬畏,你可以与天斗与地斗与强者亮剑,但不能亏弃失去曾经为你创造价值,如今己经是身体衰退,牙齿都开始脱落的老人……

老百姓心里的江湖很简单,是一个人带给了这个世界的温暖,而不是黑暗。人世间最可怕的是,是把钱看得比情和人重要了,灯塔若有一位像不忘初心的周振兴书记该有多好!

人生是一笔一划完成的肖像,那么最后的笔划至关重要,可能仅仅一笔,一生就将被覆盖。李文喜落马时自称是自己干了一辈子的公安,干了两辈子的活,得罪了三辈子的人,当时一位领导怼了他一句话,你后边还忘了两句,你贪了四辈子的钱,犯了五辈子的罪。

李文喜哑口无言,无地自容……罪恶是不可以原谅的,原谅就是纵容。鲁迅先生有一首诗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那就以此诗为结束语吧!也可视为我的新年献词……

………

辽宁天衡律师事务所主任、著名律师夏玉洁对我说,今天顺锋矿出现的老工人面临被强制拆迁问题,根源在于李文喜。

夏律师说到这里,握着拳头对我说,我是律师,良知告诉我,……有的人是利用手里握着的权力,在颠倒黑白,他们己经眼里没法,心无良知了。可以任性地把无辜的人扔进牢笼?

我当时就说,有的人疯了,……我要为我的当事人负责,我不会放弃一个律师的责任,我要坚持!

她说,我始终相信,我们这个天下,是百姓的天下,恶是有报的,因果循环,自有定数。正像那句话:腐败是危害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的最大毒瘤,反 腐败是最彻底的自我革命,只要存在腐败问题产生的土壤和条件,反 腐败斗争就一刻也不能停。

夏律师:我学的是哲学专业,对文学很喜欢,从律师职业感受而言,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有分裂感和角色两面性。李文喜有厚道能干的一面,也有权力滋润养成的霸道和任情,于海洋是个书生,他有经营的天赋和善良,但缺乏商人的圆滑和防备之心……

但我又不能表现得过于清高,那样你很快就会成为一条死鱼,吃喝我也去,小礼品我也拿,但我有底线,不能干背后让人指脊梁骨的事,还因为我要吃这碗饭……

他这种以权谋私的行为在下属心中产生的冲击波破坏力也是巨大的。办理非法采矿案件的专职组长吴景贵甚至找到刘志婷强行要去铁矿40%的股份,吴景贵还经常穿着警服,跑到矿上公开搞经营。后来李文喜都看不下去了。专门找到他跟他讲,你要么就别来搞经营,你要么你就脱了警服?但吴景贵己经充耳不闻了,并且敢和李文喜公开顶嘴了……

她说:律师最怕的是什么?是被权力介入的案子。当律师的专业法理、职业素质与权力干预撞碰时,留给律师的往往是一声叹息……

我说,她你为什么还要固执地介入这个案子?

夏玉洁:其实真正打动我的是,我看了顺锋矿的几位老工人,他们拿着有196位矿上职工、转业军人和驻地村民签字画押,向上级司法部门为于海洋喊冤信开始的。

我们知道我们这样做,会让有的人不高兴,我们可能会受到打击报复,我们更知道,我们这样做,是要承担法律责任。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就是我们心里有一杆秤,凭着良心!

夏玉洁说,我当了这么多年律师,张辅政的这些话,绝不是轻易说出口的,他代表的是一种民间的仗义。对于我这个见过太多的形形色色利己主义者的律师而言,真的是一种灵魂洗礼。也同时让我对于海洋产生了一种尊重,一个人,能在身陷囹圄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为其奔走呼号?一个人活到这个份上,也够了!

我说,这个世界尽管存在不公和丑恶,但正义的良知和声音是让人看到光明和希望的。

………

我说,您讲的这些,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我说,夏律师,您是一位有思想的知名律师,能否谈谈您给于海洋打官司的体会?

夏玉洁:我刚才说过于海洋是个有担当的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不可缺席的生力军,现在有许多经济学者,从宏观经济角度对于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呼声很高。这是一种动向。也体现了中央顶层的态度。

我很赞同一位学者呼吁,他说,不要让有钱人跑了,他们都跑了,钱都被带走了,对就业影响太大了,民营企业家都走了,老百姓还给谁打工?你上哪打工?

最受伤的是中小民营企业,这些干实事的民营企业干了十年二十年,老板都是有情怀的人。在一个领域倾尽所有,搭上身家性命,苦苦支撑,用一堆资产养了一堆人,他们替员工兜了底,除了追求利润之外,他们也有常人没有的骨气与社会担当,自己的企业纵然千疮百孔,也不会轻易让自己员工失业。

最后的结果是想倒倒不了,一点一点地消耗,抽干了自己的积蓄,有的成了失信人,当老板的还没有员工过的好,员工下班了可以放松一下,当老板的连睡觉都是绷着的,有家底的可以躺平,基层的员工可以躺平,但当老板不行,连躺平的权利都没有,搞不好就倾家荡产……

夏玉洁说,作为律师,通过法律为一个民营企业家洗去污垢,让于海洋这样有情怀的人重新站起来,把对于海洋从有罪到无罪的纠错,成为辽宁改变营商环境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标本。形成全社会尊重爱护企业家的浓厚的氛围。因为,这是当下中国经济突围的重要力量……

她说,前几天,顺锋矿的老职工代表告诉我,矿里和村里196户人家早早就把写给于海洋的春节慰问信写好了,这是在一张红纸写下的留言有的是一句话,有的是几句话,上面写道: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们想念您,好人于海洋!

我们今生有缘,你给我们一家留下了温暖。我把感恩和祝愿凝聚成一句话:爱,是人间真情不会忘却……

我的老伴没有了,他临终前告诉我一句话,别忘于海洋对我的好!想着过年蒸点粘豆包,寄给他。

送去祝福,共同等待你回矿的喜讯!桃李知根,心内存念,春节吉祥

世界的美好,是相互惦记,是相互信任。你和我们在一起,这世界才是春天……

……

夏玉洁说到这里,眼睛里有了泪花,她说,于海洋已经接到这张春节慰问信,带着这张慰问信的老工人高广柱还背来一个大背篓年货,里边装着山里采的榛子、苹果、冻梨、粘豆包、野兔、野鸡、宰好了大鹅和猪肉……

于海洋接到这些年货,眼晴湿了,喃喃自语:……谢谢工友们,我离开矿里这么多年了,大家还想着我……

连续一周,这个书法拜李仲元大师门下,国画师从名家朱以良的于海洋闭门谢客,写了196幅对联和福字,并把196幅福字做了装裱,派专人送到顺锋矿的互相牵挂的每户人家…… 

image.png

笔者写到这里,内心也充满了温暖,一个人,已经离开多年,却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在牵挂在祝福……

这是什么?这就是幸福啊!


THE END
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淮北之窗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